又忙又累,身体如何吃得消?学教练式管理,老板解放,业绩暴涨! 点击咨询详情
101期教练式管理
NLP学院网全国分院图
首页   >   TA交互分析  >   TA分享  >    内容

交互分析治疗及其特色

作者:佚名|文章出处:中科心理|更新时间:2010-04-24

  心理治疗是一种设计好的过程,可以帮助人改变自己。本章要谈以TA的方法进行心理治疗时,有什么特色和技巧。

  自我治疗

  如果你认真学习TA、并接受TA的训练的话,就已经做了自我治疗。你已经检视自己的行为、感受、方法,有些什么典型的型态,还学会运用TA提供的许多分析工具,了解什么是不合时宜的儿童自我的方法,也知道这种方法对已经成人的你并不是最有效的方法,而更积极地学到新的、更成功的方法来取代旧有的方式。

  有几位TA学者很注重如何把TA运用到自我治疗上,最有名的就是穆瑞尔.詹姆士,她因为《自我抚育》(Self-reparenting)这篇文章赢得伯恩纪念科学奖,她的方法是为自己建立一个“新的父母自我”,籍此提供新的正面讯息,以克服过去从真是父母接受的负面的、自我设限的讯息。她的方法综合了很多技巧,包括问卷、订合约、幻想与心像,以及改变行为的作业。

  从另一个角来看,所有心理治疗都是一种自我治疗,因为TA认为每一个人都要自己的行为、想法和感受负责,没有人可以使你有什么感受,也没有人可以使你有什么改变,唯一能改变你的,就是你自己。

  为什么要接受心理治疗?

  既然人要为自己的改变负责,为什么还需要治疗师呢?

  原因和漠视、参考架构有关。每一个人从小就有自己对世界的看法,遇到与自己看法不合的事实,就会予以忽略。成人时,每当我进入脚本,就会以漠视来维护自己的参考架构,如果我想解决问题,并达到有效的改变,就需要觉察到以前忽略的事实。

  既然我漠视某些事实,而这些事实就是我的盲点,也许籍着成人自我的努力,我可以发现并矫正自己的漠视。TA所用的分析工具,是我籍以自助的利器。

  可是对儿童自我来说,某些攸关生存的重要参考架构是很难突破的,因为我会尽全力来防卫。当然,自己也是不自觉地对某些事保持盲点,不让自己发现这些重要的漠视。为了扭转这种现象,我需要没有这些盲点的人来提醒我。

  朋友和家人不适合提供这方面的讯息,一同长大的家人常常会有相同的盲点。至于何我接近的朋友、我的配偶或情人,都可能和我有类似的盲点,彼此才会在一起。需要治疗师或是参加团体治疗的原因之一,就是可以从没有相同盲点的人得到回馈。

  如果我持续接受这些回馈,参考架构就会逐渐改变,这时儿童自我很容易觉得害怕,所以在改变的过程里,我需要支持和保护。在改变的过程中,我也会不自觉地用各种方法抗拒改变,这时需要别人向我面质。如果我能得到别人的安抚和鼓励,改变会比较顺利,并建立新的模式。治疗师或治疗团体可以提供以上所提的各种好处。

  谁能从治疗中获益?

  TA强调:“要想更健康,不必要先生病。”不是指又无能为力、陷入痛苦、感到困扰的人才需要接受心理治疗,事实上,即使你没有问题,也可以从治疗中获益。如果你是个功能良好、自我实现的人,接受治疗能使你得到更充实的人生。没有人是百分之百不受脚本影响的,不管你的父母多好,大多数人还是会在生活某些部分陷入脚本而产生问题。你会发现,还是值得花时间、金钱、承诺来接受治疗,以解决这些脚本的问题。

  对任何想解决个人问题的人来说,TA治疗都是很好的方式。从人际关系、工作上的问题,到严重的心理困扰,都可以借助TA。若是很严重的问题,有时很严重的问题,有时需要配合精神科一起治疗。

  TA治疗的特色

  如果你决定接受TA的治疗,第一步就是寻找合格的治疗师,订下合约,参加数次会谈,也许是以个别治疗的方式,也许是加入治疗团体。伯恩当初发展TA时,主要是以团体治疗来进行,只要条件许可,大部分沟通分析师也倾向使用团体的方式进行治疗。

  TA治疗的特色:

  TA治疗的运用,是根据一套合理的理论架构,这个架构的主要部分是自我状态和人生脚本的观念。

  个人的改变则是以决定模式来看,可以了解我们小时候,根据脚本里的行为、想法和感受的型态而做出决定。TA治疗中,最重要的观念就是,这些早期决定都是可以改变的。

  TA治疗是根据订合约的方式,案主和治疗师同时担起达到合约目标的责任。这些目标是为了促进我们脱离脚本,达到自主。

  TA的治疗关系是根据“人都是好的”这种观念,案主和治疗师彼此是对等的,没有一方在上、一方在下的情形。

  开放的沟通也很重要,治疗师和案主说的,都是日常用语。我们鼓励案主学习TA的理论,治疗师通常会问案主是不是愿意参加基本的课程,或是阅读相关书籍;案主也可以阅读治疗师所做的治疗记录。籍着这些方式,案主可以了解整个治疗过程,并积极主动地参与。

  TA治疗的目标不只是单纯地希望案主得到领悟力,而是更进一步希望案主产生改变。当然了,TA也很强调要了解问题的来源和本质,但是了解绝不是终点,而是籍着了解进入积极改变的过程。改变本身就意味着决定和以前有所不同,并进一步实践这个决定。

  基于这种态度,沟通分析师并不鼓励长期的心理治疗,我们不认为案主在有所改变以前,需要经年累月地接受治疗以得到领悟力,所以伯恩经常向案主强调“先改善你的情形,之后如果你还想继续,我们再来分析。”

  TA也不只是以“短期治疗”为导向,有些问题是需要治疗师和案主建立好长期的关系,才能解决的,这些需要长期治疗的案主一样可以籍TA的架构来进行。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