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忙又累,身体如何吃得消?学教练式管理,老板解放,业绩暴涨! 点击咨询详情
101期教练式管理
NLP学院网全国分院图
首页   >   TA交互分析  >   名词解释  >    内容

交互分析的理念与合约

作者:佚名|文章出处:中科心理|更新时间:2010-04-24

  TA有一些哲学上的理念,这些理念包括了对人、对生活、对改变的看法:

  人都是好的。

  每个人都有自己思考的能力。

  人决定自己的命运,而所做的决定是可以改变的。

  由这些理念衍生出运用TA的两项基本原则:治疗合约、开放的沟通。

  人都是好的

  TA最根本的理念就是人都是好的,所谓“好”的意思是:不论是你还是我,都是有价值的、重要的、有尊严的。我接受我就是我,也接受你就是你。这个理念指的是人的本质,而不是人的行为。

  有时候我可能不喜欢或不能接受你的所作所为,但无论如何我都接受你是一个独特的人,即使不喜欢你的行为,我仍肯定你身为人的本质是好的。

  我不是一个比你更有价值的人,你也不是一个比我更重要的人,身为一个人,我们都是对等的,即使彼此的成就不同、肤色不同、年龄不同、信仰不同,都不影响这个理念。

  除了脑部受到严重损伤的人,每个人都有能力思考,所以决定要过什么样的生活,其责任也落在自己身上,每个人的生活都是自己决定的结果。

  决定模式

  你和我都是好的,但是有时会有不好的行为,因为我们是根据小时候所决定的方法来处世。这些方法是小时候我们从这个似乎充满敌意的世界中求取生存的最好方法,就算现在已经不适用了,反而凭添痛苦和麻烦,我们却还是用同样的方法来处世。

  即使是小时候,也不能说是父母使我们发展出这些方法,他们也许给我们很大的压力,但是我们自己要配合这个压力,还是要反抗它,或是忽略它。对成人来说,也是同样的道理,我们的感受和行为并不是别人或环境造成的,别人或社会环境也许给了我们很大的压力,不过,是我们自己决定如何对待这些压力,我们还是要对自己的感受和行为负责。

  我们做出决定,稍后还是可以改变,我们在早期关于自己和世界所做的决定也是如此,如果有哪些早期决定会使现在的我觉得不舒服,可以探索这些决定并予以改变,再以有效的新决定取而代之。

  所以人是可能改变的,并不是仅仅籍着了解行为的旧模式,而是主动决定要改变旧模式,因此得到真实而持久的改变。

  治疗合约

  如果你是沟通分析师,我是你的案主,双方都对我想得到的改变有责任。这种看法来自“你和我是对等”的理念,并不是倚赖你为我做什么,我来找你也没有带着凡事要你代劳的期待。

  既然双方都参与改变的过程,就必须清楚知道各有什么责任,这就是治疗合约的观念。

  所谓治疗合约就是理清双方责任的叙述。身为案主,我说明自己希望有什么改变,也愿意为这个改变付出努力。身为分析师,你保证愿意和我一起努力,尽你专业所能来帮助我,也说明这种专业工作该得到多少报酬。

  开放的沟通

  伯恩非常强调案主应该像分析师一样,完全了解治疗的进展,这种态度是根据“人是好的”和“人都有自己思考的能力”这两个理念。

  所以在TA治疗中,案主有权阅读分析师的记录,而分析师也鼓励案主学习TA的理论,好让案主在改变的过程中能扮演和分析师对等的角色。

  为了便于了解,TA的理论都是用简单的语言就能表达,是大家所熟悉的字眼,如前文所提的父母自我、成人自我、儿童自我、训练游戏、人生脚本、安抚等等。

  有些人以为这么简单的语言只能反映出肤浅的想法,那就大错特错了。虽然TA的语言很简单,理论却是非常丰富而有条理。有以下各章的内容,读者就会了解。

  为改变订合约

  伯恩对合约的定义是:双方对明确的一连串会谈,做出清楚的承诺。

  詹姆士和钟沃德(Jongward)的定义:合约是指成人自我对自己及对方做出改变的承诺。

  合约可以清楚地指出:

  双方包括了哪些人?

  他们在一起要做些什么?

  要花多长时间?

  这个过程的目标或结果是什么?

  怎么知道已经达到目标?

  这个目标对案主有何益处?或者是案主为什么喜欢这个结果?

  沟通分析师把合约分成两种:事务上的(或者商业)合约和临床的(或者治疗的)合约。

  所谓商业的合约是指双方一起合作时,对费用和事实上的安排等细节所达成的协议。

  治疗的合约是指案主清楚设定自己想要改变什么,并确定自己愿意促成这种改变;而治疗师则表达愿意和案主共同努力,以达到所希望的改变,并且表明愿意在过程中投入自己的专长。

  四种必备的条件

  史坦能认为要订出恰当的合约,必须满足四种必备的条件,这是源自法律上对订合约的要求而来的。

  1、双方的同意。意思就是双方都同意合约的内容。不管是事务上的安排或是治疗目标的设定,既不是由治疗师决定,也不是由案主自行决定,而是双方经过协调以后,所达成的协议。

  2、合理的报酬。法律上,“报酬”的意思指针对一方花费的时间和专业能力,所给予某种形式的补偿。在事务上,通常是指案主付给治疗师的费用,有时候双方可能同意以其他方式作为报酬,比如案主同意花多少时间为治疗师工作,做为治疗会谈的回报。不管是哪一种形式,报酬的方式必须是经过双方同意,白纸黑字写在合约上。

  3、执行合约的能力。不论是治疗师或案主都必须有能力执行合约上的协议。就治疗师而言,必须具有足够的专业能力,促成案主得到想要的改变。就案主而言,必须了解合约的内容,并且在身体上和心理上有足够能力付诸实行,比如脑部严重受伤的人可能就没有能力按照治疗合约的内容来做,再比如一个人在酒精或迷幻药的影响下所签的合约也不能算数。

  4、内容必须合法。合约里注明的条件和目标都必须合乎法律的规定,对治疗师而言,合法的意思包括了要符合该专业的伦理原则。

  TA强调定合约的最主要原因,是根据其哲学理念:“人都是好的。”治疗师和案主彼此是对等的,所以双方都要分担案主想要改变的责任。

  这一点所根据的信念,就是每个人都有思考的能力,而且要对自己的一生负起责任。因为一个人如果决定做出什么改变,一定会影响到自己以后的生活,所以要由案主自己决定到底想要什么。治疗师的责任则是注意案主所做的决定是否健康,如果有任何问题都要向案主指明。

  要让这种责任的划分有实质意义的话,双方就必须把想要改变什么、各自负担什么责任,都清楚地写下来。

  合约与隐含的主题

  在任何关系里,双方都可能交换暧昧的信息。这种情况特别容易见于个人或机构寻求改变的情形下,因为要求改变,本身就意味着原有的参考架构受到质疑。所以治疗师和案主双方都可能在彼此合作的关系中,隐含了其他意思。合约最重要的一个作用就是使隐含的意思表面化,藉着把暧昧的信息显露出来,订定清楚的合约可以斩断发生心理游戏的可能性,使治疗师和案主都不会陷入戏剧三角形的角色里。

  治疗师有自己的参考架构,和案主的参考架构必然不同,所以治疗师会把心里认定的价值观引进来,也就是会有成见,认为怎么样的改变才是对人有益的。如果没有订合约的话,治疗师心里会假定案主的看法和他一致,再加上并没有完全意识到自身参考架构的看法,结果在连自己都不清楚的状况下,为案主订下了自以为“恰当”的目标。

  如果有这种情形的话,治疗师很容易进入戏剧三角形里的角色,比如一开始就扮演迫害者“督促”案主朝某个方向改变,案主就成了受害者。以鲍勃·葛丁的话来说,没有治疗合约的话,治疗师很可能变成“强暴犯”(意指未经对方同意,强迫对方必须怎么做的人)。

  反过来,如果治疗师心里说:“这个案主很明显需要做某种改变,他还没有改变,表示他的处境太糟糕了,必须靠我的帮助才行。”这时,治疗师就扮演了拯救者的角色。

  案主在表面所谈论的主题下,也可能隐含了别的意思。寻找治疗师,表面上是声明自己想要有某些改变(也有人是因为别人希望他有某些改变,而来寻找治疗师的帮助),可是想归想,他还没有达到这种改变,可能他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改变,也可能他其实知道,可是心里却抗拒这种改变,在后者的情形下,就会给治疗师暧昧的信息:“我是为了改变来找你的,可是我自己无能为力,得完全靠你了。”或是“我为了要改变来找你,可是谅你也拿我没辙。”

  如果双方都顺着隐含的主题进行,就会演起戏剧三角形里互补的角色,而引发扭曲的过程和心理游戏。

  合约的重要功能就是防范这种情形于未然,在协调清楚的目标和改变的方法时,治疗师和案主都必须把自己的参考架构拿出来对照,并使双方从成人自我审视原来隐含的意思,而能根据现实状况来评估。既然治疗师和案主都不可能是完美的人,所以也不可能在刚刚开始协调时,就把自己所以隐含的意思都摊出来讨论,故此,在治疗阶段如果有需要的话,可以重新协调,看合约的内容是不是有需要修改的对地方。

  目标导向的合约

  大多数案主来找治疗师的时候,都会带着一个自己想要处理的问题。订合约的另一个目的,就是把焦点从“问题”转向“改变的目标”。

  在订合约的过程中,案主和治疗师都必须先对所预期的治疗结果有个心像,当双方能以这种方式把自己导向清楚的目标,自然就会运用自己的能力以达到所想要的结果。这个原则,是所有倡导“开创的视野”(creativevisualization)的学派所根据的。

  反之,如果治疗师和案主都把焦点放在“问题”,他们的心像就会建立在问题上面。虽然没有刻意这么做,还是会产生负面的心像,于是把能量都放在检讨问题,而不是解决问题了。

  在合约上订立清楚的目标,还有另一个优点“:让双方都具体地知道,什么时候可以结束治疗;在治疗过程中,也能评估已经进展到什么程度。所以合约也可以预防案主和治疗师“处理”问题时,经年累月在原地打转。

  为什么改变?

  订合约时,治疗师和案主要协调出具体的目标。可是他们为什么希望有这种改变呢?案主和治疗师怎么知道什么时候可以达到他们的目的呢?

  自主性

  伯恩认为最理想的情形是能有自主性,把自主性描述成:“可以从下列三种能力的表现或恢复看出来,包括觉察的能力、自发的能力、亲密的能力。”

  觉察

  所谓觉察就是指能像新生的婴儿一样,以看、听、感受、尝、闻这五种方法,单纯地感觉到感官的知觉,既不会加上主观的解释,也不过滤自己的经验以符合父母自我的看法,单纯地感觉到身体的知觉和外界的刺激。

  长大以后,多数人都已经习惯于压抑觉察的能力。没有发挥自己的能量,反而把精力都用在学习各种名词,以及批评自己和别人的表现上。比如我参加音乐会,音乐家表演的时候,我心里可能想着:“这部曲子是1856年写的,没错吧?嗯,节奏稍微快了一点。不知道什么时候才结束,明天还有很多事情要做,今天得早点睡才行……”

  如果我让自己去觉察的话,就会关闭刚才那些话,单纯地体验音乐的声音,以及身体对音乐的反应。

  自发

  所谓自发是指选择的能力,有各种不同的感受、想法、行为可供选择,就像能觉察的人对世界的体验一样,能自发的人会直接对环境有反应,不会忽略一部分现实,也不会重新解释现实以符合父母自我的看法。

  自发的人可以自由地从三种自我状态做反应,他可以从成人自我来思考、感受,并表现得像个成人;如果他愿意的话,也可以进入儿童自我中,把小时候的创造力、直觉及强烈的感受表现出来;也可以由父母自我做反应,重现小时从父母或具有父母形象的人学来的想法、感受和行为。不管是运用哪一个自我状态,都可以配合现实环境的需要,自己表现出来,而不是顺从不合时宜的父母自我的命令。

  亲密

  亲密是指能开放地分享彼此间的感受和需要,表现出来的是真正的感受,所以亲密里没有扭曲的表现,也没有心理游戏。当一个人在亲密里时,常常会进入自由型儿童自我,不过,会先经过成人自我的约定和父母自我的保护,以确定自己能安全地表现自由型儿童自我。

  从脚本里释放出来

  虽然伯恩没有直接明说,可是却暗示自主性就等于从脚本里释放出来,大多数的沟通分析师也同意这两个概念是相同的,所以可以这样定义自主性:针对此时此地的现实状况,所反应出来的行为、想法和感受,而不是针对脚本信念所做的反应。

  你也许想问:“可是成人自我状态的定义不就是整套针对此时此地的状态,所直接反应出来的行为、想法和感受吗?难道自主性的意思就是要一直留在成人自我里吗?”

  答案是:“不。”我们已经知道,自发的人也可以选择以儿童自我或父母自我来对此时此地的状况做反应,所以自主性可以自由选择要以哪一种自我状态,来对现在的处境做反应。相反的,落入脚本里的人并不是自由选择自我状态,而是受限于小时候所决定的脚本信念来做反应。

  虽然自主性的意思并不是一直保持在成人自我里,但确实会以成人自我来评估所有外界的信息,所以不管选择用哪一个自我状态做反应,都会一直保持成人自我的觉察能力。就像学习任何新技巧一样,刚开始可能会觉得不习惯。自主性和脚本比起来可以有更多的选择。而亲密在刚开始时,可能觉得没有扭曲的表现和心理游戏来得舒服,因为亲密的结果是比较无法预测的。可是如果你常练习,就会发现自主的选择越来越容易,等熟练到很自然的时候,就会觉得成人自我好像和正面的儿童自我与父母自我结合起来似的,伯恩以“整合的成人自我”来表达这种情形。

  解决问题

  以席芙的话来说,自主性就是以解决问题代替被动行为。所谓解决问题并不只是思考解决问题的方法,而是把这个方法付诸有效的行动。

  表达真正的感受也有解决问题的功用,所以当一个人要解决问题的时候,就能够准确地了解现实,并对现实做回应,因此既不会漠视,也不会再定义,换句话说,他已经从脚本里释放出来了。

  对痊愈的看法

  伯恩分成强调“痊愈”,他一再告诉大家,沟通分析师的任务就是要治好病人,而不只是帮助他进步而已。

  在《团体治疗的原则》一书里,伯恩以“青蛙王子”打比方,他认为“痊愈”的意思是从青蛙完全变成王子或公主,而“进步”的意思是变成一只心甘情愿的青蛙。在《语意与心理分析》一书中,他说痊愈是完全从脚本里走出来,展开全新的人生。

  下列有一些其他沟通分析师的看法。

  有些人认为“痊愈”的意思就是完成合约,不是指产生整体性的改变,而是指治疗师和案主进行会谈,直到案主把所有双方同意的合约内容都完成为止。

  还有一种说法更广为大家接受,就是“痊愈”必须包含从脚本走出来的情形,可以是行为上、感受上、认知上,或是三者的综合。换句话说,就是藉着新的方法行动、感受或是思考,而走出脚本。

  还有人对脚本的改变提出第四种面向:身体的痊愈。意思是,如果一个人从脚本走出来的话,他运用身体的方法、对身体的体验也会改变。比如他可能把长期身体的紧张解放了,或是心身症消失了。

  痊愈:逐渐学习新的选择

  不管你怎样定义“从脚本中痊愈”,都不是一蹴而就的,痊愈通常都是逐渐学习做出新选择的过程。

  每当做出不同于脚本的选择时,任何人都会很自然地体验到数周至数个月的高昂情绪,没多久,又会回头试一下旧有的行为模式,好像希望能再从旧的行为模式里找到什么好东西。不同的是,他已经体会到并不值得一直留在旧的模式里,因为他已有了新的选择,所以不再满足于以前的方式,很快又会跳出来。要不了多久,就不会再受旧模式的吸引了。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