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忙又累,身体如何吃得消?学教练式管理,老板解放,业绩暴涨! 点击咨询详情
101期教练式管理
NLP学院网全国分院图
首页   >   TA交互分析  >   TA分享  >    内容

交互分析疗法述评

作者:徐凤|文章出处:湖州师范学院|更新时间:2010-04-24

  “交互分析疗法”( Transactional Analysis. TA)由Erie. Berne创立于60 年代。 交互作用分析就是人们是以坚决还是非坚决的方式相互影响,当一个人对另一个人做出回应时,存在一种社会交互作用。它与古典的精神分析疗法的区别在于它的关注点是那些可观察和可以觉查到的行为和言语而不是潜意识。后来,人们将交互作用分析用于心理疗法,并取得良好的效果,这也促进了交互分析法的发展。

  (一)理论基础

  交互分析疗法的理论基础可以分别从结构分析、交互作用分析、游戏分析、共生分析、脚本分析四方面论述:

  结构分析主要是用来区分个人不同的自我状态。Berne将自我状态定义为:“一种思想与感觉一致的系统,借用一套相对应的行为模式呈现于外”。

  他认为每种自我状态均有独特的体态、风格和语调形式,他把人“父母式自我”(P)、“成人式自我”(A)、和“儿童式自我”(C)。其中P代表父母的价值观,是其内化的结果,偏向权威化;A是个人对外界环境的客观反应与评价,它既不情绪化,也不权威化;C是人格中的儿童欲望与冲动的表现,是其本能部分,偏向情绪化。这3种自我状态,构成了人格冲突与平衡的基础。在人的个性发展中, 不正常的情绪和行为主要是父母式自我和儿童式自我的交互影响所致, 成熟的性格特征是以三种自我模式适当地有机交融, 并在不同的环境条件下, 表现出来的自我特征可以稍有不同, 对成人来说, 父母式自我和儿童式自我均是不成熟的性格特征, 需要纠正和治疗。

  交互作用理论并不执着地坚持唯一的自我状态,而应该保持三种状态之间的平衡。对于一个健康、平衡的人格来说,三种自我状态都是必需的,我们需要承认自我状态来处理此时此地的问题,帮助我们有效率地生活和工作;要融入社会,需要父母自我状态提供规范来遵守;儿童自我状态则包含自发性、创造力和直觉力,也是不可或缺的。在三个自我状态中,均有相当分量的精神能源,而且彼此会互相移动。交互作用分析学者认为,拍打对于某一自我状态的维持起着重要的作用,它是人类交往的最基本的动机。所谓拍打是一个最理想刺激的一个认可单位。也就是说,如果你对一个人打了招呼,那你就期待他的回应,这就是拍打。我们都需要拍打,否则会有被剥夺的感觉。

  交互作用分析一个重要的特点是关心人际因素对于自我、对于情绪的影响。如果在人际适应上出现困难,会立刻使我们的情绪产生波动。在交互作用理论看来,发生在两个人之间的任何事情都牵涉到他们自我状态的表现。当一个人对另一个人传达某个信息(一种刺激)时,他期待对方有某种反应。这种一方传达某种刺激时,另一方给予回应的过程就是沟通。沟通可分为三种形态:1、互补沟通:当刺激的指向和反应都处在同一自我状态时,回答也是指向发出刺激的那个自我状态。也就是说A与A、C与C、P与P就是互补沟通。但是互补沟通只要保持互补,即C与P、A与P同样可以永远持续下去。这种模式的主要特点是人的行为表现是恰当的,可以预知的;2、交叉沟通:当刺激的指向和反应都处于不同的自然状态,回答的指向可能是自发刺激的那个自我状态,也可能不是。这种沟通主要是对刺激表现出非预期中的反应,引起不恰当的自我状态,使沟通交错而中断。此时人们可能退缩、逃避对方或装换沟通方式。但是交叉沟通并非都不好。人有时可能会受困在一种无效的互补沟通中,此时如能改变自我状态或引导到另一种自我状态,就需要交叉沟通了。心理咨询师必须选择不同的来回应求助者,使他转回到其他有益的自我状态来面的问题;3、隐藏沟通:隐藏沟通包含了两个及两个以上的自我状态,信息同时从一个或两个自我传达到其他两个自我状态。传达的一个是公开的、社会层次的信息,及另一个隐藏的、心理层次的信息。其实就是通常所说的“话里有话”,但这个“话”是中性的,没有褒贬之意。

  Berne在他的《人们所玩的游戏》一书中对游戏下了这样的定义:“游戏是一系列不断发展的,互补的隐性相互作用,它将会引出具有明确含义的预想结果。可以把游戏描述为一套原地转圈的相互关系,它们经常是重复的,表面上好像很有道理,实际上有着隐匿的动机,或者说得更通俗一点,这是设置圈套或“机关”的一系列活动。游戏不同于活动、仪式或消遣,它具有隐匿性和惩罚性。每一场游戏都是不诚实的,其结果不仅有刺激性,而且有戏剧性。”在Berne看来,游戏是一种交互作用,同时也是一种心理防御机制。一切游戏都是从童年时代的简单游戏“我的比你的好”发展而来的,但是当一个孩子争辩说“我的比你的好”时,他内心的真正感受确是“我不如你”。

  交互作用理论认为,儿童在成长的过程中,需要父母的支持、关爱和保护,他们彼此之间保持共生关系。所谓共生就是当两个个体之间表现得他们好像是一个人情况。每个人的自我状态都有一个“父母”、“儿童”、“成人”在行使。虽然共生关系在绝大多数情况下会存在,但交互作用理论认为在大多数情况下它是不健康的。因为共生限制了我们,迫使我们以预期的、设定的方式行事,限制了人的创造性、自发性和灵活性。因此,心理咨询的重要目标是促成成年个体之间共生关系的消解。但他们同时认为成年人之间功能性的共生关系是有益的,如夫妻间的互补就是一种良好的功能性的共生。

  Berne认为所谓的脚本(原稿)是指:小时候在潜意识中订下的一生计划,被父母加强,并用后来的事实证明,并可经选择而改变。脚本约在一个人2岁时开始形成,约七岁时大致完成。脚本主要来自成长时父母的影响,但孩子并非被动地全盘接受。他们靠自己的经验做出结论,找出一些理解这世界且让自己的存在有意义的关联。

  生活位置是脚本的核心成分。在不同的影响下,儿童可能会形成不同的生活位置。生活位置有四种形态:(1)、我行你也行(I ‘m OK-You are OK):这可能是反映儿童如何进入外界时的一种生活位置。只要儿童的情感和生理需要以一种喜欢和接受的方式得到满足,儿童就会保持这种位置,并且形成成功者的脚本;(2)、我行,你不行(I ‘m OK-You are not OK):如果儿童受到了错误的对待,他就会觉得别人不行,这实质上是一种对自己“不行”的基本情感的防御。处于这一位置的人经常责备和不信任别人,并且对外界以挫折或愤怒做出反应;(3)、我不行,你行(I ‘m not OK-You are OK):如果儿童的需要没有得到满足,他们也可能会认为自己是自己在某个基本的方面有缺陷。这是最常见的一种生活位置,经常处于这个位置的人会感到内疚、抑郁、自卑以及恐惧;(4)、我不行,你也不行(I ‘m not OK-You are not OK):如果缺少拍打或都是极端消极的拍打,儿童就可能会觉得“我不行,你也不行”。由于没有任何积极的拍打,婴儿就会放弃希望,也就是无法养成希望的品质,往往感到无助。

  (二)对心理障碍的解释及治疗

  根据交互作用分析的理论基础,儿童早期的行为很可能导致满足自己的需要与满足父母的需要之间存在不平衡,以致儿童最后泛化到表达自己的情绪是不安全的,容易使儿童形成不良的生活位置。另外一个原因是自我结构中三种自我状态的相互污染。Berne认为理想的自我结构中的PAC是不应该相互重叠的,一旦发生了重叠就意味着被污染。除了被污染之外,还存在排斥。Berne认为所谓的“排斥表现为带有成见和先入为主的看法。只要面对威胁,这种看法就始终不变,在各种情况下,互为补充的双方之间的防御性排斥,是产生固执“父母”、固执“成人”、固执“儿童”的主要原因。交互作用分析还认为,精神障碍或者自我状态的功能失调,除了受到脚本的制约,还会受到一系列游戏的强化。

  针对这要的理论解释,交互作用理论提出了几种治疗方法。

  (1)、强化松散的自我边缘技术:向求助者解释自我状态的理论,理解“父母”、“成人”、“儿童”三种自我状态的含义,熟悉这三者彼此间交互的功能。求助者能够用上述的知识来处理自己的行为时,则自然可以强化自我边缘。

  (2)、去污染技术:让求助者了解到自己受污染的状况,并指出谁在污染谁,如何污染,以达到去污染的效果。作为咨询师要及时指出求助者的成人受谁的污染,并通过认知的剖析,修正当事人的现有状态,以重建当事人和谐流畅的自我状态。

  (3)、再倾泻技术:倾泻是指个人的一个自我能很稳健且直接地转换到另一个自我。再倾泻指求助者所排斥的另一个或另两个自我状态激发出来,使当事人的行为反应能因环境的状况与需要,随时倾泻或呈现更适宜自我状态。

  (4)、追溯技术:这是发现求助者受父母影响的一种有效方法,它要求求助者:要申明而不是否认自己的消极情感;找出自己的哪一部分对自己的自然儿童状态产生了伤害;找出最近发生的什么事情触发了自己的消极情感;理解父母对自己说看了申明以及它们怎么影响自己的儿童自我状态;看看自己现在能做申明不同的事情;看看自己下次能做申明不同的事情。

  (5)、“澄清”技术:指咨询师将求助者所说的话或想说的相关信息串联起来,或把求助者内隐而未显,且未能明白表达的想法与感受说出来。因此澄清的目的是使求助者对于未来将发生的事情及发生事情的原因,能有深刻地洞察与了解,以便在咨询后,求助者可以很自主、自然地回到现实生活中,以适当的方式去处理日常事务并与人沟通。

  其实交互作用分析的方法还有很多,因为它不仅有独具特色的治疗技术,还吸纳了很多学派的治疗技术。

  (三)评价

  在交互作用分析取得逐步发展的今天,很多学者多它进行了探讨,充分肯定了交互作用分析在心理咨询与治疗领域的成就。如交互作用分析是十分重视现实人际关系状态对于人们情绪障碍的制约作用。分析我们每个人都在使用的游戏,使我们不再陷入心理游戏中而不自觉,不再玩弄游戏行为。

  交互作用分析的结构清晰,具有可操作性,所以交互作用分析方法容易培训、容易掌握,而不像精神分析那样充满神秘感。在交互分析作用中,至始至终都围绕着求助者,它十分强调在咨询过程中求助者的责任、求助者的自主感,这是非常有见地的。从交互作用分析的治疗技术上看,它所使用的治疗技术种类繁多。就是说交互作用分析也从其他一些理论中 引入一些技术。这样使的交互作用分析的咨询师能在这个理论框内自由地选择治疗技术。研究也表明,在交互作用分析治疗的过程中,适当采用行为治疗的方法,其收益会更加明显。

  但是交互作用分析也受到一些学者的批判。它的缺点首先在于过于强调“结构问题”,容易把咨询师置身于事外的态度来看待求助者的价值观、感觉等。其实针对这个问题可以再将共情技术引入交互作用分析治疗中,这样就可以让咨询师能够感同身受地体会到求助者的情绪,也有利于咨询与治疗。其次,交互作用分析的观念及程序不能加以客观化验证,因而缺乏科学性。一个科学理论两个最主要的特点是逻辑自洽和科学实证。从交互作用分析我们看到它的结构严谨,成一定的体系,各个前提、分论点之间也没有矛盾,但是它的科学实证性如何证明呢?其实这就像精神分析一样,缺乏科学实证。最后,交互作用理论从头至尾不重视咨询关系,不重视咨询师的个人品质,而这却是影响咨询效果的重要因素,显然有失偏颇。

  总而言之,交互作用分析既有值得其他治疗方法借鉴的地方,又有不足之处。随着交互作用分析疗法其自身的不断完善,在会心理咨询与治疗领域做出应有的贡献。

  参考资料:

  孔维民.心理咨询与治疗新论[M].人民军医出版社,2007,290-327

  王学义,陆林,李跃年.交互分析治疗[J].华西医学, 1997; 12 (1):23-24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