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忙又累,身体如何吃得消?学教练式管理,老板解放,业绩暴涨! 点击咨询详情
101期教练式管理
NLP学院网全国分院图
首页   >   TA交互分析  >   TA分享  >    内容

用TA的眼睛看骆驼

作者: 吴晓丽|文章出处:曲伟杰心理学校|更新时间:2010-07-20

  --听陈思讲TA有感

  文/曲伟杰心理学校志愿者 吴晓丽

  在陈思老师的TA课堂上,她出人意料地播放了纪录片《哭泣的骆驼》片段。更出人意料的是,作为沟通技术的TA,竟让我们不仅更理解了人与人的关系,也从心理上迅速理解了动物与动物,动物与人的关系。

  一直只是从地图上知道有一个内蒙古大草原,而想象中草原上是一望无际的绿草和大群的快乐牛羊。但电影《哭泣的骆驼》展现了一副这样的景象:广漠的大草原上,一望无际的枯草,当大风袭来的时候,与牧民为伴的不仅有绵羊们还有一些“草原之舟”--骆驼。因为人烟稀少,所以人与动物的沟通更为默契和动人心魄。

  绵羊与骆驼的繁衍不息为牧民的生存提供了可能。牧民又尽可能去呵护每一个弱小的生命。

  一只怀孕的骆驼在一大家人的等待之中终于临产了,但第一次做母亲的骆驼妈妈生产起来很困难。牧民夫妇就只能靠人工助产的方式帮助小骆驼出生。牧民夫妇虽然特别小心,由于疼痛的缘故,骆驼妈妈还是有一阵子身体瑟瑟发抖。

  令人惊讶的是,骆驼妈妈拒绝小骆驼吃奶。这等于是拒绝小骆驼生存啊!

  原来,灰色的骆驼妈妈竟不认识亲生的白色小骆驼。在她看来,自己的孩子也是灰色的才对。

  看著嗷嗷待哺的小骆驼,主人一次次将小骆驼送到妈妈身下吃奶。骆驼妈妈却一次次用愤怒的甩头啼叫拒不接纳。

  起初,小骆驼还撒娇地争取母亲的乳汁和爱抚。但数次遭拒后,可怜的小骆驼畏惧地远远退缩了。从它失望的眼神和无助的哀鸣中我们分明读到了孩子般的孤单、痛苦和绝望……

  与此形成鲜明对照的是,另一只小骆驼在不远的地方不断地跟妈妈撒娇和嬉闹。

  牧民决定让哥哥德勒去城里找马头琴师帮助骆驼母子重建母子关系,五六岁的弟弟小乌干纳也要去。尽管路程很远而且还需要骑骆驼,但爷爷仍然爽快地答应了小乌干纳的请求。

  马头琴师终于来到骆驼妈妈的身旁。可是这会起作用吗?我充满期待的心瞬间提了起来。

  乐师拉响了深情的马头琴。让人怎么也想不到的是,骆驼妈妈竟真的侧耳倾听。伴随著牧民妻子的歌唱和爱抚,泪水从骆驼妈妈眼中簌簌地流了出来。接下来出现了动人心魄的一幕:小骆驼再一次试探著吃奶,而妈妈并没有拒绝。随著孩子贪婪的吸吮,妈妈终于确认了它是自己的亲生!骆驼妈妈的眼睛闪烁出深情的慈爱,心理课堂的学员们发出声声感叹。

  但我仍疑惑著,骆驼母子的故事和TA又有什么关系呢?

  老师的TA分析让我不能释怀。

  “我是灰色的,不可能生出白色的孩子”。儿童式思维污染著骆驼妈妈的“成人”,使他拒绝亲生的灰色小骆驼。

  深情的马头琴、深情的歌唱和爱抚把被污染的骆驼妈妈的“成人”从儿童式思维中解放出来,使她的慧眼认出了自己的孩子,使她的“父母”开始哺育初生的小骆驼。

  牧民一家未必学过心理学,但是他们男女老少都置身“我行你也行”“心理地位”。因此他们携手同心,因此他们一家与骆驼一家相依为命,因此他们都在此时此的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曲老师发表TA感言时说:“我们学习和运用TA,就是要像牧民和骆驼一家那样,用相互的支撑证明你我都行,在同甘共苦中表达我们对生活的智慧和真情。”


标签: